Enable javascript in your browser for better experience. Need to know to enable it? Go here.
seven deadly sins of digital transformation

数字化转型七宗罪

随着全球企业利用数据分析、云计算、机器自动化、人工智能/ 机器学习和物联网等新兴技术来持续改进用户体验、服务和产品,数字化转型在这个时代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不断涌现的初创公司和越来越多的科技驱动型组织拓展着数字化技术应用的边界,改变了客户、企业以及其他业务领域的市场格局。我们看到层出不穷的全新商业构想持续迸发,出行领域的优步、酒店服务的爱彼迎、食品加工的 UberEats、零售霸主亚马逊、金融服务创新的 Stripe、汽车颠覆者特斯拉和疫情下的 Zoom,这些构想推动着数字化世界高速演进。

 

 

 

傲慢:被当下感知蒙蔽的判断力

 

“Success is a lousy teacher. It seduces smart people into thinking they can't lose.”

⸺Bill Gates

“成功是个糟糕的老师。它让聪明人误以为自己不会输。”

⸺比尔·盖茨

 

很多曾经发生的例子警示我们,一些在某个历史阶段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由于过于自信,忽视了当下日益激烈的新竞争环境,或者觉得自己处于顶峰,但其实并非是真正的领先,懈怠中逐渐在市场竞争中落于了下风。

 

由于领导者及其团队缺乏这方面足够的自我认知,导致他们持续忽视了这些商业生态演进方面实质性的微妙变化。当新的生态已经显现,才意识到需要拥抱变化时,已经为时晚矣。

 

 

骄傲 vs. 务实

Blockbuster losing market to Netflix
Blockbuster 公司在视频卡带时代一度主导着零售市场。后来,Netflix 网飞公司成立,通过DVD 在线订阅服务和在线流媒体彻底颠覆了视频业务。
Blockbuster losing market to Netflix
网飞公司曾提议与 Blockbuster 达成合并协议,由网飞公司经营 Blockbuster的在线品牌,Blockbuster 则在自己的线下商店推广网飞产品。
Blockbuster losing market to Netflix
Blockbuster 拒绝了这一提议,完全无视多媒体数字化发展的趋势,公司利润连年下降,最终不得不申请破产。
Blockbuster losing market to Netflix
就在 Blockbuster 的传统线下实体店模式变得过时的同时,网飞公司则继续拥抱变革,成为了技术驱动业务的新型科技企业。

贪婪:过度追求即时成功

 

“If you really look closely, most overnight successes took a long time.”

⸺Steve Jobs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大多数的一夜成名背后其实花费了很长时间。”

⸺史蒂夫·乔布斯

 

企业在积极争取市场份额和扩大客户细分覆盖的过程中,结果有时会超出自身经营所必须或者所能管理的范围。贪得无厌的盲目扩张最终导致对发展的误判,也使得企业在持续增长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鸿沟日益突出。

 

贪婪 vs. 慎重

Australian neobank Xinja’s rise and fall
澳洲数字银行Xinja 的兴衰展现了运用金融科技快速扩张和数字银行可持续发展兼顾的必要性。
Australian neobank Xinja’s rise and fall
Xinja 在取得银行业颠覆成功时,自身的业务战略和增长策略却并不具备前瞻性。
Australian neobank Xinja’s rise and fall
传统银行的利率为1%,而 Xinja 却为获取客户和通过存款筹措资金,匆忙将利率定为 2.5%。Xinja 最终收到的存款比计划多出4.57亿美元,增加了不必要的负债。
Australian neobank Xinja’s rise and fall
但公司未能推出相应的信贷产品,从而阻碍了额外创收,令投资者失去信心。糟糕的财务管理和疫情最终进一步加剧 Xinja 的困境。

欲望:极度渴望超越一切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do if you find yourself in a hole is to stop digging."

⸺Warren Buffett

“如果你深陷洞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别再挖坑了。”

⸺沃伦·巴菲特

 

不顾一切,执着但狭隘地关注业务成功会使企业忘记初心,且无法对转型项目作出理智的投资判断。

 

不时停下来反思转型的过程是有战略必要性的,但取得领先的迫切渴望令企业难以做到这一点。这种短视行为会危及企业的长期成功。

 

 

渴望 vs. 客观

GE's dreams of becoming a software company

通用电气曾希望通过打造全球一流的数字能力转变成为一家数字化工业公司。

GE's dreams of becoming a software company
为了发展数字化生态,通用电气成立了通用数字集团。
GE's dreams of becoming a software company
通用电气曾豪言2020 年成为全球顶级软件公司,这一激进追求促使通用电气从大型器械制造企业向基于软件的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并进行了大量投资。
GE's dreams of becoming a software company
然而,通用电气缺乏转型所需的能力,数十亿美元投资后,并未创造出任何重要商业价值,或发现新的收入来源。

嫉妒:过分关注竞争对手而非客户价值

 

“If you're competitor-focused, you have to wait until there is a competitor doing something. Being customer-focused allows you to be more pioneering.”

⸺Jeff Bezos

“以竞争对手为导向,你就必须等到有竞争对手做出成绩。以客户为导向,你才能更开拓进取。”

⸺杰夫·贝佐斯

 

行业转型之下,传统企业迫切希望立即掌握创新企业所取得的成果。但关键并非在于复制对手成功的模型,而是理解由此产生的客户价值和满意度的提升。

 

嫉妒 vs. 理性 

Barnes & Noble’s store-based business disrupted

由于实体书店业务受到亚马逊的冲击,巴诺书店跟风开始经营线上书店。

Barnes & Noble’s store-based business disrupted

亚马逊推出 Kindle后,巴诺书店发布了该公司的第一台电子阅读器 Nook。iPad 推出后更加剧了这方面的竞争,巴诺书店紧随其后又发布了 NookColor。

Barnes & Noble’s store-based business disrupted

微软投资巴诺书店旨在为客户创造世界级的数字化阅读体验而后者却专注于通过模仿竞争对手每次新版本的所有功能来进行产品对标。巴诺书店不仅在竞争中落后于人,还错失了通过多功能设备创造客户价值的时机。

Barnes & Noble’s store-based business disrupted
巴诺书店的投资方向仍是将 Nook作为可阅读书籍、查收邮件和上网的单一功能硬件。而 Kindle Fire 和iPad 则定位于阅读、上网、影音和游戏等多种功能。功能模仿最后仅仅是“东施效颦”。

沉迷:过度沉迷于立即转型或扩张

 

“People think focus means saying yes to the thing you've got to focus on. But that's not what it means at all. It means saying no to the hundred other good ideas that there are. You have to pick carefully.”

⸺Steve Jobs

“人们以为关注意味着认同你所关注的事。但其实并非如此,关注意味着拒绝其他上百个好主意,你必须做出慎重选择。”

⸺史蒂夫·乔布斯

 

众所周知,当领导者过度沉迷一件事或者赞同一切想法时,项目就会失败。如果团队试图实现超出能力之外的成果,一切就会开始失控。

 

沉迷 vs. 适度

Co-op Bank's over ambitious transformation plans

英国合作银行曾尝试对拥有 40 年悠久历史的遗留系统架构进行改革。

Co-op Bank's over ambitious transformation plans

该公司面临两种选择:修复,即改进现有系统并继续在内部运行;或者重建平台,即采用新的 Finacle 系统代替其核心银行基础设施。

Co-op Bank's over ambitious transformation plans
这家银行选择了后者,决定实施目标远大的计划。
Co-op Bank's over ambitious transformation plans
项目最终由于转型过程极度复杂、领导层变动、能力不匹配和协调不善而取消,总共浪费了3 亿英镑。

暴怒:玩怪罪游戏

 

"A leader should have higher grit and tenacity, and be able to endure what the employees can't."

⸺Jack Ma

“领导者应该有更高的毅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能够忍受员工无法忍受的事情。”

⸺马云

 

数字化转型需要数据、工程、产品、战略等多个团队进行紧密互信的协同。但是,当项目失败或结果不符合预期时,领导人常常陷入不满,从而无法做出理性的判断或寻找项目暴露出的漏洞。

 

暴怒 vs. 协作

Nike's blame game affecting morale

耐克凭借Nike+ Fuelband 进入了日益增长的活动追踪可穿戴设备市场。

Nike's blame game affecting morale

耐克耗费大量资金来构建支持该产品所需的能力。

Nike's blame game affecting morale

并未受到消费者欢迎,最终停产。

Nike's blame game affecting morale
耐克解雇了负责开发可穿戴设备工程团队中的大部分成员,耐克管理团队因此受到业内的广泛抨击。

懒惰:对趋势反应迟钝

 

“If you don't inno vate fast, disrupt your industry, disrupt yourself, you'll be left behind.”

⸺John Chambers, former CEO, Cisco

“如果你不快速创新,改变行业,改变自己,你就会被抛弃。”

⸺思科前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

 

企业往往不是某项变革的起源地,但企业必须对持续变革有预期,并有效地适应随之而来的颠覆。如果企业领导者善于观察所在行业的技术发展,那么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策并进行调整。我们看到,企业失败并不是因为缺乏能力,而是短视使其察觉不到身边正在发生的变革。

 

懒惰 vs. 积极适应

Kodak not heeding the digital disruption

当数码相机开始颠覆摄影业时,柯达正是当时胶片行业的领导者。

Kodak not heeding the digital disruption

尽管第一台数码相机原型是由柯达工程师发明的,但柯达担心这会毁掉其胶片业务,而没有采纳。

Kodak not heeding the digital disruption
而当柯达真正拥抱数字化时,却又在“手机摄影”领域错失时机。在收购照片分享网站 Ofoto 后,柯达仍然专注于让人们打印数码照片。
Kodak not heeding the digital disruption
然而,柯达原本可以通过鼓励人们分享照片成为社交网络行业的先驱者。

那么,在充满挑战的时代,领导者应如何可持续地构建有韧性的现代数字化业务呢?我们的建议是:实现业务可行性、用户需求和技术可行性之间的平衡。

 

要在数字变革中构建自身的韧性,企业需要:

 

  • 高瞻远瞩⸺战略紧密连接执行
  • 交付价值⸺完成和度量重要的工作
  • 快速迭代⸺根据精益和敏捷原则快速行动,缩短交付周期

 

这就是 Thoughtworks 提出的拥抱数字化的思维观念。我们认为数字化思维的特征如下:

Seven deadly sins of digital transformation

我们认为,企业领导团队需要评估和适应新常态,在打造企业面对市场不确定性的韧性时,应有数字化第一的思维和自我意识,这样才能帮助领导者摆脱上述七宗罪。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表明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代表Thoughtworks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