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able javascript in your browser for better experience. Need to know to enable it? Go here.
Perspectives edition 19 banner
Perspectives edition 19 banner

第19期 | 2021 年 12 月

数字化可持续发展:商业领袖的最新优先事项

 
来自政策制定者、投资者、消费者、活动家以及与气候相关的业务中断等多方面的压力与日俱增,已将可持续发展推到了商业议程的首位。在 Deloitte 最近进行的一项全球民调中,超过 80% 的高管声称他们的组织关注或非常关注气候变化问题。与气候相关的灾害、资源日益匮乏和政治不确定性所带来的运营挑战是各企业即将面临或已经遭遇的主要冲击。

 

在 2021 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COP26) 上签署的《格拉斯哥气候公约》再次给企业敲响了警钟,提醒各企业管理自己的碳足迹势在必行,否则将对其声誉、财务等造成不良后果
 

影响或可能影响企业的主要环境挑战

Diagram showing the top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affecting, or likely to affect, businesses

来源: Deloitte

 

很少有组织或企业领导人在原则上反对可持续发展承诺。正如 Thoughtworks 清洁科技和可持续发展主管 Lisa McNally 所言:“成为一家可持续发展的企业不再是可有可无的选择。现在,可持续性是成为一家有竞争力的企业的必要条件,这是起跑线。”

 

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承诺转化为有意义的行动,尤其是在许多行业都缺乏明确的目标并且没有标准的行事规则可以遵循的情况下。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以发布政策声明和提高认识这样的形式采取气候行动,或许也会努力减少浪费或促进再生材料的使用。随着技术对所有企业的不可或缺性日益凸显,各组织将开始努力解决数字层面的可持续性问题——这是大多数组织尚未启动的过程。

 

Thoughtworks 全球可持续发展主管 Elise Zelechowski 表示:“随着我们加快在日常生活中采用技术的步伐,我们需要将其视为一个组织所产生的总碳足迹的一部分,尤其是身处后疫情世界中,这一点更为明显。但‘数字碳足迹’这一概念是如此新颖,以至于人们仍在绞尽脑汁、百般尝试对其进行理解研究,甚至可能实际上都不知道该探寻些什么。有必要提高人们的意识,认识到可持续性是每个人在设计和开发技术过程中都应该评估的东西,并且,他们应该在开发软件过程中作出决策,尽量将其碳足迹降至最低。”

 

ThoughtWorks OCCO 全球总监 George Earle 表示,相对而言,企业几乎还没有意识到技术是一个可持续发展机遇业已成熟的领域,就如同枝头低垂的果实,伸手可撷——有大量机会可优化实践或运营,以实现快速环境收益,这也可以直接改善企业财务状况。

 

他说:“我们自己的经验告诉我们,在技术方面,有明显机会来改进流程,以科学方法集中力量优化供应链,并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做同样的事情,使用这些方法造成的污染更小,能为公司节省资金并有助于提高盈利能力。”

 

因此,无论从经济上还是道德上来说,企业在为迎来新的一年做准备时,很显然应将构建和整合更具环保意识的技术相关方法作为优先事项。

 

Zelechowski 说:“每一家认为自己是现代化企业并希望为迎接新经济时代做好准备的公司,现在都需要制定一个计划,开始减少其数字碳足迹,调查他们将需要进行的投资,以及将如何进行业务转型,至少是在一个高度统筹的层面上。如果他们连评估阶段都尚未进入,则需要尽快赶上。”

i. 技术的两面性

 

当涉及到可持续性时,技术是一把双刃剑。能源密集型基础设施,尤其是数据中心,支持了向技术型服务的转变。据估计,IT 产业的碳排放量已与航空业相当,并且到 2030 年,其电力需求将占到全球电力需求的近 10%。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 (AI) 和云计算等领域出现的新解决方案也使更具可持续性的方法成为可能。例如,研究公司 IDC 估计,到2024年,通过云计算实现的效率可以防止超过 10 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尽管需要大量资源对一些最新软件应用背后的人工智能算法进行训练,但修改设计、能源和计算机硬件可以大幅降低其环境影响强度。

 

数字化对环境并不总是友好的

Diagram showing digitalization isn’t always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来源: Thoughtworks

 

这意味着公司需要作出选择。而对于愿意着手开展相关工作(尽管这些工作很多时候具有挑战性)的组织来说,可持续技术战略是触手可及的。

 

Zelechowski 表示:“要确定整个企业目前的可持续发展状况,需要做大量工作并致力于发现相应数据所在位置,对数据进行汇总、综合和分析,然后年复一年地使用这些信息来监控和管理实现既定环境目标的进度。但技术也是一种推动力,将诞生许多新的工具,可以让这一切变得更容易理解。”

 

在将可持续发展承诺转化为切实进展方面,识别并运用正确的数据开展工作将发挥巨大作用,但对大多企业来说,这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一项研究发现,只有 16% 的企业使用已建立的商业数据库中的数据来衡量其碳足迹,而使用高质量的行业特定数据来进行产品层面基准评估的企业则更少 (14%)。依赖不太理想的数据会出现不准确结果的可能性变大。

 

除此之外,对于技术的碳排放影响也普遍存在着误解。Zelechowski 指出:“当企业战略转向云端,这一举措有时会被视为将在碳减排方面带来积极影响。但正如我们逐渐了解到的那样,并非所有向云端转移的行动都必然意味着碳足迹的减少。还有必要对不同决策将导致的潜在排放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正如 Earle 指出,推动采用 ESG 的两股主要力量——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倾向于关注指标,这一趋势可能鼓励企业生成和报告保持合规所需的最少数据,并止步于此。他说:“这本质上是一个以官方计划为导向的过程。制定一项政策后,企业将获得能够挖掘其数据的软件,并弄清楚如何就数据进行报告,这样他们就可以说‘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境况’。从汇报政策的角度来看,就只需要照着要求做而已。”

 

监管合规及市场价值是开展 ESG 工作的最主要驱动因素

Diagram showing regulatory compliance and market value are top drivers of ESG efforts

来源: Deloitte

 

更重要的是,McNally 指出,即使在监管机构和投资者中,“对于很多标准也尚未完全建立、遵守或达成一致。人人都在等待市场上各路参与者互相追赶,并寻找一个领导者来推动某种标准的确立。” 虽然人们对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之类的机构取得进展抱有期望,但就目前而言,各企业往往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

 

与技术相关的排放造成了其他困难,因其往往属于所谓的“范围 3”排放,即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间接产生的排放。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属于“范围 1”和“范围 2”类别的排放,这两大范围涵盖了由电力消耗和自有资产(如某公司的车队)直接产生的排放。

 

McNally 认为:“范围 3 排放并不属于强制性报告类别,因此目前并没有太多因素来激励对它们进行衡量。而它们也恰好属于最难衡量的类别之一。”

范围 1、2 和 3 排放如何比较

 

范围1

  • 燃料燃烧
  • 公司所有车辆
  • 逸散性排放

 

范围2

  • 外购电力、热力和蒸汽

 

范围3

  • 外购商品和服务
  • 商务旅行
  • 雇员通勤
  • 垃圾处理
  • 售出产品的使用
  • 运输和配送(上游与下游)
  • 投资
  • 租赁资产与特许经营

 

来源: Carbon Trust

 

ii. 把握绿色科技机遇

 

考虑到所有这些不确定性,为什么企业现在应当冒险尝试并开始深入研究其技术解决方案和实践对环境的影响?

 

撇开任何关于“做正确事情”的道德论据不谈,Earle 指出,采用更具可持续性的技术方法可以在短期和长期内产生明显且可观的效率提升结果。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政策制定者需要更好地就其进行沟通和传达。

 

他说:“如果有一种可以产生财务回报的数学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那么怎么还会有公司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呢?但这正是讨论中一直缺失的一环。没有明确的经济激励措施来推动企业这么做;相反,是基于惩罚。全都是大棒,而没有多给胡萝卜。”

 

Zelechowski 表示同意:“可持续发展的总体概念是减少某个系统中的浪费。在审视自己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时,公司可以优先考虑他们将在哪些方面节水、节能,并实现短期投资回报。说到我们自己的碳足迹,我们当然已经看到了减少碳足迹的机会,可以立即为企业节省资金。”

 

从中长期来看,鉴于对作为排放源的技术所进行的审查越来越严格,投资者和消费者也将对那些被认为在减少与技术相关的碳足迹方面行动缓慢的公司施加压力,并奖励先行者。McNally 指出:“(采用可持续技术)初期可能会增加你的成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也将获得支持动力并开始吸引更多优质投资者。”

 

开展可持续技术实践还为企业提供了一个以身作则的机会,即通过在一切尚处于起步阶段时,帮助确定针对范围 3 排放的测量、报告和管理相关内容。

 

McNally 说:“在这方面开展的任何工作都有可能对科技公司以及其他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在这方面开展的任何工作都有可能对科技公司以及其他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Lisa McNally

Thoughtworks 清洁科技和可持续发展主管

 


 

iii. 始于认同

 

Zelechowski 建议,为了利用可持续技术赋予的竞争优势,公司在进行变革时应该“目光远大,敢想敢做”。“现在就是要尽力向前跑,尽快创新、保持相关性,因为一旦监管压力开始施加于某些行业,它们就会处于劣势。”

 

然而,话又说回来,任何变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顺利实施。她说:“你需要把转型可持续发展计划分解为更小的步骤。当涉及到真正转变一个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状况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关于文化和审视商业模式的意愿,确定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考虑的环境足迹的主要促成因素。”

 

在某些行业中会比其他行业更容易做到这一点。Zelechowski 解释说:“一些组织,比如技术或数字原生公司,可以更迅速地行动和适应。但是,那些实体足迹大,拥有能源密集型生产流程或实践,或者非常复杂、资源丰富的供应链的公司,在其工作方式上将经历更大的转变。”

 

Zelechowski 认为,能否取得真正的进步,取决于调整并帮助公司里的每个人都与计划中的变革愿景产生共鸣,这是一个依赖于“同理心、耐心和沟通”的过程。多样性也是重要组成部分。

 

她解释道:“通过我们自己的环境可持续发展计划,我们已经看到,如果你在早期就成立了一个代表组织内不同职能部门的多元化小组,你就能更快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重要的是,要确保每个人对你要实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机遇和需求是什么有共同的理解。”

 

让各级高层领导参与进来,可以帮助确保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脱离财务现实,这有助于在长期内为实现目标开展工作并确保目标获得组织上下的认同。Earle 指出:“比如说,确保首席采购官有一席之地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对公司的供应链有最终控制权,而供应链中存在大量可持续发展机遇。”


 

“我们的经验表明,如果可持续更新的流程与可带来盈利的运营改善举措相关联,企业就愿意为这些流程投入资源。”

 

George Earle

Thoughtworks OCCO 全球总监

 


 

应将短期和长期投资回报率等财务方面的考虑因素纳入确定最大的碳减排机会的过程中,对于这一点,存在有力的支持论据。

 

Earle 说:“我们过去的经验表明,如果可持续更新的流程与可带来盈利的运营改善举措或供应链弹性相关联,企业绝对愿意冒险并为这些流程投入资源。”

 

然而,对新领域进行投资往往需要专门编制预算,考虑到许多业务部门各自为政的性质,这类预算并不是随时可用的。McNally 说:“每个业务单位通常都有自己的预算,而其中并未包含可持续发展计划相应的条目。与像往常一样只看业务方面能省多少钱相比,现在很难把资金集中起来投资于新事物。”

 

从这个意义上讲,审视并优化企业当前经营的业务,而不是为实施某个大规模的新计划投入资金,可能是一种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也可以更好地获得支持动力。

 

获得所有业务运营部门的认同,也使公司能够建立起所需的包容性代表制,以全面评估其整体运营,寻找优化机会。

 

Zelechowski 说:“当公司试图了解他们的可持续发展计划应该是什么样子时,首先要对潜在影响最大的领域进行评估。“他们需要大幅减少整个企业的碳排放量。”

 

McNally 表示:“帮助企业界定自己的足迹,首先要开拓工作中的技术要素。“一旦我们能够关注并理解企业日常运营的这一组成部分,我们便能立马开始寻找优化和减排的机会。”

 

这就是搜集数据、开展分析和收集想法等艰难工作的开始。不过好在有许多可供企业选择的工具能够帮助企业判断可以从哪些方面减少对环境的影响——然而事实往往相反。

 

Zelechowski 表示:“就某种程度而言,工具的使用空间太过狭窄,所以很难判断从哪儿开始,或是怎样迈出第一步。科学基础减量目标倡议 (SBTi) 等更具影响力的全球方案正被各企业广泛采纳,成为公认的汇报标准,这可以为想要做出承诺并解决碳排基线和目标设定等问题的企业提供一个很好的起点。”

 

SBTi 制定的“净零标准”可指导各企业制定明确的短期和长期目标,减少价值链整体碳排放,最终目标是到 2050 年全球温度上升不超过 1.5℃。该准则获得大量支持,约有五分之一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承诺将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iv. 定义“好”的标准

 

尽管初衷是好的,但根据 ThoughtWorks 的经验,衡量碳排放情况并非易事——尤其是在确定收集的数据质量是否足够高、数量是否足够,以建立起点时。

 

Zelechowski 表示:“我们采取的第一步是进行碳排基线测试,以真正了解能够反映我们业务常规碳足迹的时刻。然后,我们采用该基线设立了符合 1.5℃ 标准的重要目标。”

 

她补充道:“虽然获得能够体现真实碳排基线情况的数据需要一定时间,但各企业也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并在某一刻意识到他们所收集的统计相关数据已足够推动工作进程,而不是追求数据的绝对精确。”与 SBTi 等汇报组织的合作有助于推动该进程。

 

虽然有可靠工具能够评估整个公司的碳排放情况,但技术可持续性难题中缺失的部分为软件碳强度 (SCI) 的标准化衡量,即软件应用的碳排放率。这是绿色软件基金会(Thoughtworks 为该基金会的创始合伙人)目前正在解决的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基金会制定的 SCI 规范使企业和开发人员能够计算应用程序的 SCI 分数,从而更好地掌握技术解决方案的碳足迹。

 

Zelechowski 解释说:“这一标准的目标是让我们在衡量软件产品的影响方面达成一定共识。这有助于为更广泛地测量企业或我们构建的任何软件工具的数字碳足迹奠定基础。”

 

考虑到技术行业日新月异的特点,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已经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Earle 表示:“我们正努力将我们坚信的东西变成我们的行动指南。但引起争论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考虑得足够周全。大部分讨论都与衡量标准以及仍需解决的问题有关。”

 

还有一个基本注意事项是关于如何构思和定义排放问题。McNally 解释道:“在计算排放量时,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往往是对排放量进行量化,而不是进行实际测量。量化更多是基于替代指标以及通常为平均数的系数进行估计。”

 

此外,净零排放的概念本身就很容易遭受质疑。Zelechowski 说:“针对零净概念,目前有着很多批评的声音,因为经营企业一定会产生排放。通常,企业谈论净零排放时,他们说的其实是在到达某个点后,将通过购买碳补偿实现最终净零足迹。”

 

McNally 说:“要真正减少排放,企业需在价值链中更早阶段做出改变。

 

事实证明,补偿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机制是有争议的,绿色和平组织等环保组织认为碳补偿是旨在掩盖持续污染行为的“骗局”,而双重计算——即两方都要求获得相同的减排“信用”——等问题也越来越明显。

 


“要真正减少排放,企业需在价值链中更早的阶段做出改变”。

 

Lisa McNally

Thoughtworks 清洁科技和可持续发展主管


包括从运营到 IT 淘汰的采购活动都可以成为更有效的技术减排发力点。正如 McNally 指出,通过决定投资方向,企业甚至可以在产生排放前就改变排放,而不是事后再用工具进行测量。

 

她说:“采购工作是对整个供应商关系中的碳强度进行评估的关键。在企业所有技术需求建议书 (RFP) 中纳入可持续发展标准是推动产生实质性进步的一种相对较快的方法。

 

McNally 补充道:“可以看到这正在变成惯常的做法,供应商因此不得不采取相应措施,而这为制定更好的采购决策也带来很大的动力。”

 

Earle 指出,在一些案例中,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官员需要向首席采购官进行汇报,而首席采购官在技术投资决策中拥有最终决定权,并由首席信息官或首席技术官提供建议——这就形成了一个“闭环”,针对云供应商等对象的选择因此会同时受到财务和可持续发展标准的约束。

 

循环经济(需考虑 IT 设备淘汰后的情况)也应在供应商选择中发挥作用。例如,需求建议书应考虑供应商租赁或购买技术的协议和要求,以及收回淘汰设备的政策。McNally 说:“考虑到企业所使用的 IT 设备和软件的数量,这是一种实现实际和可行减排的合理办法。”

 

通常,在了解供应商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重点的基础上与其开展合作,并将拥有明确环境标准或认证的供应商列入候选名单,有利于发展和维持可持续供应链。这种方法尤其适用于数据中心和云服务采购工作,它们对任何企业的 IT 运营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McNally 说:“数据中心和云战略工作的发展前景十分乐观,各企业可在相应领域针对如何开展业务以及如何利用 IT 基础设施做出改变。这与每个行业有关——无论是零售业、食品业,还是石油与天然气行业。这并不不是说你必须成为谷歌或其他科技巨头。   任何以数字途径开展业务的企业都可以积极做出选择。”

 

v. 改进基础设施的方法

 

虽然在“绿化”基础设施的问题上已经有了许多值得借鉴的例子,但研究表明,从评估基础设施碳强度和采取相应措施的层面来看,还有很多事值得做,也有许多问题急需解决。

 

Earle 指出:“我们才刚开始处理讲一切事物数字化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包括一些创新产品(如虚拟货币),实际上可能会消耗大量资源。”

 

 

 


“我们才刚开始处理讲一切事物数字化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包括一些创新产品(如虚拟货币),实际上可能会消耗大量资源。”

 

George Earle

Thoughtworks OCCO 全球总监


一项针对数百个数据中心和 IT 服务供应商进行的综合性研究发现,仅 33% 的数据中心供应商会监测数据中心和内部 IT 运营的碳排放影响。相比之下,超过 70% 的供应商会监测能源效率,更有 82% 会跟进电力消耗情况。

 

这种差异可以归结为不同因素会带来不同的业务风险。能源消耗会影响数据中心的正常运行,而碳排放几乎不会对运营构成直接影响,与此同时,供应商却承诺将采取更多可持续发展措施。这种不作为的现象因此在众多依赖云计算解决方案的企业中变得十分普遍。

 

数据中心碳排放量是可持续发展报告的中最不受重视的指标之一

Diagram showing data center carbon emissions one of the least likely metrics to be included in sustainability reports

来源: Thoughtworks

 

Zelechowski 表示:“企业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即使微软、亚马逊和谷歌等主要的云供应商提供了自己的碳排放云计算器,但大多数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可能仍然会采用多云技术。”

 

事实上,近期一项针对科技专业人士的调查显示,他们所在企业中 76% 的人选择多云战略,而且绝大多数 (90%) 拥有 5000 名以上员工的大型组织都在推行这一战略。

 

为帮助解决这一问题,Thoughtworks 创建了开源的云碳足迹 (CCF) 工具,该工具利用各种云操作系统收集的数据,测量指定软件使用了多少处理能力,因此公司可大致估算出当前业务的碳排放情况。CCF 工具还可以识别出不易察觉的排放情况和可实现节省的潜在领域,例如已经停用好几个月却仍在耗费公司资金的存储设备。

 

该工具能够提供各种建议,如删除未使用的存储设备或将工作负载转移到使用更多可再生能源的数据中心,为支持企业绿色云计划提供额外途径。Earle 解释说:“可视化界面可以让你轻松掌握负载状况,抓住优化和改进的机会。”

 

CCF 通过定制,支持从企业的内部数据中心提取数据,帮助企业了解当前基线以及向云端迁移预计将产生的影响和成本。

 

McNally 指出:“CCF 工具将掌控权和决策权交还给企业,清楚表明尽管云供应商决定了数据中心最终部署的位置以及使用的能源数量,但企业仍然可以主动做出改变,从而更好地利用这些资源。”"对于正在关注 ESG 报告并且已经有方法确定范围 1 和 范围 2 排放情况的企业而言,CCF 可以帮助他们针对云和数据的使用理清思路,也就是范围 3 的排放范畴。"

 

 

vi. 拓宽可持续发展边界

 

像 CCF 这样的开发成果表明,虽然可持续发展的度量和进展仍将是动态的目标,但企业在做出云计算(或业务流程)投资的战略决策时所掌握的工具种类和能力也在不断发展。

 

Earle 表示:“将企业场景的建模和模拟以及相关排放问题纳入供应链更深层次进行考量,我们不断对数据分析进行深化,利用蒙特卡洛模拟等工具帮助企业分析出现各种结果的概率,并协助企业做出更好的决策。而且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模型有着将时间密集型分析压缩到更短时间范围内的潜力。”

 

McNally 表示:“电动汽车 (EV) 技术和基础设施的进步也将为企业创造机遇,减少企业供应链整体排放,而绿色建筑标准也将继续引来更大规模的房地产投资。”

 

虽然可以优化当前流程来减少碳排放,但要真正推动数字可持续发展的前沿阵地可能需要新的投资助力。即使企业更依赖数据和能源密集型资源来满足与运营和可持续性相关的需求,支持绿色技术实践的新兴解决方案可以为达成真正的零排放目标提供亟需的动力。不过,这也需要大量的初始资本支出。  

 

Zelechowski 解释说:“假设你想让目前使用污染能源运营的数据中心转型使用可再生能源,那你就必须进行投资。而且要考虑投资回报的时间框架,因为理想情况下,如果你的数据中心使用的是可再生能源,就会产生电力,除了电网连接费以外,你无需在其他任何地方支出任何费用。”

 

Earle 指出,可用能源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大幅增加。他说:“可再生能源的探索之路才刚刚开始,并且像太空太阳能之类的领域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而且在全面过渡到清洁能源之前,碳捕集、封存和利用 (CCUS) 等碳减排技术可能会是带动行业发展的桥梁。McNally 表示:"有大量公共资金可用于帮助革新者和某些行业采取这种方案。

 

无论企业如何继续追求其可持续发展的动力,Zelechowski 都建议企业领导人都应该仔细考量他们打算采用的每一项新技术或新方案,并将其与更为宏观的目标以及相应技术或方案的可持续发展特点和影响联系起来。

 

她表示:"企业必须摆脱简单追逐‘闪亮之物’或选择最容易的解决方案的思维模式。例如,采购全新、更高效的笔记本电脑,也就是说,必须权衡电脑性能、人们能否在这些电脑上高效工作、隐私考虑和所有其他方面的问题。 许多新技术都存在一个矛盾,就是企业往往会用某些效率来换取其他效率。"

 

除了设定目标或采用具体解决方案或做法外,可持续性必须涉及思维模式的转变。

 

Zelechowski 认为:"应在产品设计初期就将可持续发展概念纳入考虑范畴,就像我们提倡在设计中考虑无障碍环境或以人为本的原则一样,这是推动产出积极成果并确保在你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中高效利用资源最好的办法。”

“在产品设计初期就将可持续发展概念纳入考虑范畴是推动产出积极成果并确保在你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中高效利用资源最好的办法。”

 

Elise Zelechowski

Thoughtworks 全球可持续发展主管


订阅视野

 

为数字领导者提供及时的商业和行业洞察。

 

《视野》订阅为您提供我们专家的最佳播客、文章、视频和活动,以扩展我们广受欢迎的《视野》出版物。

Marketo Form ID is inval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