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Image of sands overlaid with modern architectural detail
Image of sands overlaid with modern architectural detail

第二部分:科技产业的分化


我们在第一篇文章中明确指出,技术人员能够为应对当今的诸多挑战做出贡献。许多知识工作者正在高效地工作,他们有能力向深陷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人们提供帮助。

但这并不是全部:一种新的特权正在出现,即远程工作的能力。向远程工作方式转变的后果是深远的。本文重点讨论科技领域出现的最新分化, 然后更广泛地探讨被视为后疫情时代世界的重要因素——自动化和数据。


撰稿人: 

Rebecca J Parsons | Christoph Hassl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新的分化


2020年让很多人被迫快速熟悉远程工作。从表面上看,软件产业非常适应这种新的现实。熟练的技术人员已经习惯了虚拟连接,企业也越来越需要数字产品和服务。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能享受到远程工作带来的舒适和机会。能够负担得起实现远程工作所需的硬件和基础设施的人和负担不起的人之间的差距将迅速扩大。


即使是那些有能力在家工作的人,顺利开展这种工作的能力也取决于他们的个人情况,例如空间、同住者和家庭安排、可靠的供电及互联网等。

Photo of a man sitting on his porch, working on a laptop in remote India
Photo of a man sitting on his porch, working on a laptop in remote India

谁付出的代价最大?


承担照顾他人责任的人面临着双重职责:在工作和家务之间不断切换角色,这类工作者大部分是女性。


接受远程教育的孩子会发现,网课不是免费的,因为需要相关工具才能参加网课。许多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更难以跟上,而如果他们就此辍学,还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代。非政府组织正在努力填补这一缺口。ThoughtWorks与斯坦福大学农村教育行动项目(REAP)合作多年,为中国农村儿童提供教育。在封锁隔离的最初几周,这些团队努力开发了一款移动应用程序,因为他们知道,数百万农村儿童将只能通过家里惟一的一部智能手机进行远程学习。


随着工作地点自由时代的到来,我们面临着一个更加明显的鸿沟,这个鸿沟出现在白领和必要工作者之间。必要工作者和许多其他岗位的员工都需要亲自到场工作,因此他们面临的风险要大得多(我们在第五部分中探讨了科技产业在这个问题上的责任)。

Illustration of people accessing healthcare services remotely
Illustration of people accessing healthcare services remotely

自动化兴起


对于制造业和许多其他产业而言,工作地点自由是难以实现的。鉴于工厂、仓库和其他工作者集体聚集的场所需要实施保持社交距离的标准,企业要么必须重新考虑其后勤政策以适应新的监管规定,要么尽可能剔除人员的因素。同样,技术含量低的工作以及因此产生的低收入群体受到的失业冲击最大。


然而,离开了受控环境,人工智能(AI)仍然有极大的局限性。AI也许能够复制人类的行为,但由于缺乏同理心和情景不完整,AI无法复制人类的本能。虽然教会机器人重复一系列动作是可能的,甚至也更可取(例如制造汽车),但在充满意外变数的复杂环境中作业时,例如在自动驾驶汽车的情况下,我们会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考虑到AI领域创新的新动力,我们预计,各行各业将有更多裁员举措,削减易受疫情影响的人类工作者。


在有明确规则和流程的行业,例如法律行业,白领工作可能开始消失。


Image of desert overlaid with a data center
Image of desert overlaid with a data center

数据问题


如果以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会发现,安全和保护生计将是需求金字塔中最基础的需求。高居金字塔上部的是人们对数据隐私等议题的担忧。当然,无论收入多少,个人的担忧可能遍布整个金字塔的各个层级。风险在于,当人们更关心对基本需求的保护时,就会牺牲像数据隐私等「金字塔顶部」的需求。反过来,这可能促进监视和其他更具侵入性的技术的发展。


酒吧和餐馆可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集散地。在一些解除封锁的地区,这类场所会要求顾客提供其个人信息。如果发生疫情,这些信息就将与相关公共卫生部门共享。  


虽然善意的接触者跟踪应用程序会尽其所能对交互信息进行匿名化处理并分散管理数据,但上述做法却并非如此。如果你去某个地方时必须提供姓名、联系地址和时间,出于某些原因,这将令人不安。现在很容易就能确定你去过哪里、什么时候和谁一起。当然,这些信息通过社交网络和谷歌也能获取,但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应用。


据说已经有警方在刑事调查中使用到了所收集的疫情信息 [1]。隐私倡导者指出,这仍然可视为合法的范畴,但是,存储个人数据的任何地方都会产生贪婪。

探索合乎道德的技术


在最新版的《视野》中,我们探讨了合乎道德的技术的广泛背景,深入研究了能够使科技企业建立在更健全的道德基础上的具体战略和框架。

 

「长期以来,技术人员一直抱着一种乌托邦的心态在工作。我们总以为靠技术就能解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没有不好的技术,只是有时会被滥用。」

 

事实是,要产生积极的道德结果,尽可能降低风险,技术就必须像其他业务要素一样受到积极的管理和监控,甚至是更严格的管理和监控。查看《视野》。